白米饭

日漫冷圈渣英翻。

© 白米饭 | Powered by LOFTER

[授权翻译/欧相] Celebrity Crush

AO3上很喜欢的一篇文,最近又被漫画新糖打了鸡血,于是这两天动手翻译了出来,翻得不好求轻拍>< 

&感谢树林巨巨的proof read,帮了那——么大的忙!

原作者:masi 

原文戳这里 授权戳这里



Celebrity Crush

 

简介:

  欧鲁麦特不在雄英任教时,生活要简单得多。

 

  根津校长说过他可以再多请几天假。相泽边斜躺在病床上边考虑着这个建议,绷带挠得他的脸发痒,视线也有些模糊。但他口腔深处的血腥味已几乎消失,而且他已经可以听见年级教室里因他不在而快要爆发的争论声。这场争论是由欧鲁麦特最爱的那个小孩无意中引发的:他问别的小鬼熟不熟悉相泽老师,然后提议说他们可以写一张康复卡给他。无论是谁被委托写祝福语,都会有这样那样的犹豫或不满,于是这群小鬼一下就大声争执了起来。他得去让他们安静下来,然后还有校运动会的事需要布置,想到这里,相泽起身离开舒适的床,拖着脚步向教室走去。他要开除第一个送他康复卡的学生,而且一点也不会跟欧鲁麦特商量。

  在他走进教室时至少有一半的小鬼吓了一跳。他无视了他们的关心和称赞(“比那些专业的还厉害!”),把这些小鬼的注意力拉到运动会上来。此时站在黑板和讲台之间,做着自己最擅长的课堂布置,他觉得自在许多。宏大的英雄事迹更合适由那些高调且更加强悍的英雄、名人来担当,比如欧鲁麦特。

  有一件重要的事情,相泽提醒自己。他看向蛙吹梅雨——她正安然无恙地坐在座位上;他用自己残存的力量救了她——他的学生们展现出了惊人的勇气,试着保护他,把他送回学校。他为他们感到骄傲。

  他的好心情持续到午饭前一小时便戛然而止。当时他正朝着教师办公室走着,无意中听到一个1—B的学生跟一个1—C的学生咬耳朵:“没错!欧鲁麦特把相泽老师捞起来,那么轻地抱在胸前。真希望我当时在场!听说很浪漫呢。”

  两个人吃吃地笑着。相泽叹了口气,觉得十分疲惫。右眼的不适使他有些重心不稳;两只胳膊又开始疼了起来。

  他叫这些小屁孩不要在走廊逗留。等他们用能力逃走后,他走进教师办公室,把自己埋入睡袋里,钻到了办公桌下面,试着午休。

  办公室门开开合合,老师们每几分钟就要进来在储藏室里翻找更多的白板笔,粉笔,平板电脑,激光笔,充电器。他们会进来拿忘记带的东西,通常是同意书,接着在杯子里重新倒满咖啡,还要超浓的。明年他们需要另一个专业研发小组来专门负责时间管理,相泽想着,往里缩了缩。

  离午饭还差十分钟,相泽钻出了睡袋。正站起身来时,欧鲁麦特闯进了教师办公室,怀里揣着两个用布包着的便当盒。

  “相泽君!”欧鲁麦特说,他的所有门牙闪着几近友善的光芒。然后他陷入了沉默。

  来不及在办公室里的老师们因饥饿和烦躁集体发飙之前离开了。相泽等着他继续。

  “你好,相泽君!”欧鲁麦特又试着说了一遍,瘦削的脸上绽开一个微笑,几乎要把脸扯破了。“看上去来得正是时候!给你!”他把一个便当放在了相泽的桌上。“这是午饭!我本来可以和你一起吃,但我得去见绿谷少年,和他谈次重要的心。请尽管享用。”

  便当盒的裹布上的图案有些孩子气。相泽看不出这是什么,兔子脸吗?微笑的猫?闻起来有汤的味道。可能是味增汤吧。咸味的,温热的食物,来抚慰疲惫的身心。他模糊地回想起,欧鲁麦特出现在USJ时,在某处地上躺着、流着血、身体逐渐变冷的他感受到了一丝暖意。他会拯救孩子们的,相泽这样想。

  那段记忆也有可能完全是假的,是他后来的假想,用了镇静剂后的那些奇怪假想中的一个。或者是一个梦。做这种梦很让人困扰。他希望那丝暖意不是欧鲁麦特把他抱起来的结果。

  “没有必要的。”现在相泽说着。

  欧鲁麦特洪亮且善意地笑了起来。“我乐意!”他说。

  当欧鲁麦特同他道别,离开办公室的时候,相泽依然尴尬地站在那里。布雷森特·麦克过来时,他还没能把饭盒拿开。他要倒霉了。

  “看看我们这里有什么!?”布雷森特·麦克用他“室内”的音量说道,这已经比大多数人喊的还要响了。路过的一些学生往办公室里瞧了瞧。“看起来某人有了一个仰慕者嘛!”

  “不是那样的,麦克。”相泽说。

  “哦?”午夜边走进房间边说,“这是什么?相泽看上了什么人吗?我们认识的那个相泽?”

  “这只是午饭而已。”相泽说着,坐在了桌前。

  布雷森特·麦克解开裹布上打的结,打开了碗口的盖子。相泽看着汤。汤的表面上,在天花板灯光的照耀下,透过大脑中因药物产生的薄雾,漂浮着的葱花看上去仿佛是小小的爱心。

***

  午饭后的休息时间里,他小口地吸着汤,从一个远到不会被人发现的空教室里望着欧鲁麦特。肌肉形态的欧鲁麦特双脚稳稳地站着,两只手正做着什么手势。金色的刘海上翘,鲜艳的英雄服紧紧裹在壮实的大腿和宽阔的胸膛上。在话语的间隔,他时不时发自内心大笑起来。

  学生们全神贯注地听他讲课。尤其是他的小跟班,绿谷。这个孩子会记住欧鲁麦特所有的新动作,之后还会记在他其中的一本笔记本上,相泽曾看见他在年级教室里写过。绿谷有热诚的眼神和良好的记忆力。这小鬼大概是一个行走的欧鲁麦特百科全书,不仅包括他的英雄能力,还囊括了其他个人信息:最喜欢的食物,爱好,在搭档身上他所钦佩的品质。

  相泽对自己“啧”了一声,整了整围脖,转身离开窗户。他知道这是在浪费时间。学年伊始欧鲁麦特来听他上课时他还说“你太闲了吧”,现在瞧瞧他自己。可悲。他以为二十五岁过后就安全了,以为他已把那些麻烦的情感,尖锐的欲求和不理性的乐观留在了它们所属的过去,但是他错了。只一次英雄的救援,如今他已怦然心动。

***

  一天结束,走廊又空了下来,教师办公室里和以往一样进行着去哪吃晚餐、喝点什么的闲聊。欧鲁麦特已经换下了英雄服,领带松松地挂在脖子上。相泽嫌麻烦,不想参加他们的讨论。

  “不要扫兴嘛。”欧鲁麦特说,比通常晚了一秒。他又在盯着绷带看,紧接着又看向了相泽的手臂。

  相泽想了一会,同意了一起去吃饭,把所有人都惊到了。然而布雷森特·麦克和午夜都面带微笑,甚至水泥司也在朝他们看去,于是他补充道:“但在能够拉上窗帘,躺下享受安宁和清静的时候,为什么要再外出延长这一天呢?”

  其他老师听了纷纷准备离开。午夜边走边说:“相泽不在同时对抗上百个敌人时,就只喜欢穴居在屋子里。他的房间看起来像不像个蝙蝠洞,布雷森特·麦克?”

  水泥司吐槽:“我们现在有了一位蝙蝠侠和一位超人。”

  “超人是谁?”欧鲁麦特问。

  门在他们身后关上了。

  相泽准备回到他的房间然后躺在床上享受安宁和清静。但他在途中绕了次大远路,远远地离开学校,去旁边一个繁忙的商场买了晚餐和酒。他买的酒超过了工作日晚上理应摄入的量。他还为明天买了两份包好的午餐,因为没法不去在意中午发生的事。他告诉自己别想太多,不过就是一个教职工把采购的这些带了回去,放了一个便当盒在欧鲁麦特桌上而已。

***

  欧鲁麦特是第二天早晨相泽之后第一个来到办公室的人。“早上好,相泽君!”他说着,径直走向咖啡机,“在这个晴朗的早上感觉如何?”

  相泽指指欧鲁麦特的办公桌。那个便当盒摆在上面,一旁还有昨天的碗,洗得干干净净,那块裹布叠好了放在里面。“谢谢。”他说,“但以后别做没必要的事了。”

  欧鲁麦特把咖啡拿到了办公桌上,缓缓地搅动着。他脸的一侧被清早的阳光柔和地照亮,在办公室的范围之内,他看上去比过去那些宏伟的英雄时刻中的欧鲁麦特瘦小很多。比相泽高得多,没错,但是现在的他身体脆弱而疲惫,双眼深陷,头发无力地垂在脸侧。

  相泽移开了眼睛。正在查看公告栏上的教学日历时,他听见欧鲁麦特说:“我很抱歉没能早点赶到你那里,相泽君。”

  他的声音很低,眼神沉郁。他说:“而且我很抱歉必须让你不得不以一己之力面对敌人。是我的不负责任和愚蠢,害你陷入了那种境地。”

  此时,他面前的不再是英雄欧鲁麦特,而更像是作为常人的八木俊典,他的这位同僚有着一颗端正的心。

  “没事的,”相泽说,“麦克说校长已经批评过你了。”

  欧鲁麦特摸摸后颈,笑了。“看来不用为此再道歉了,”他说道,“不过我们可以说说那天你有多酷!你战斗得那么英勇。”他对相泽竖起拇指。“绿谷少年说你的近身格斗技能厉害得不得了!相泽君,今天要不要一起吃午餐聊聊这些?请答应我吧!”

  “可是……运动会前有很多事要处理。”相泽说,“而且一起吃饭真的有这么有趣吗?”

  转向门口的时候,他看见了欧鲁麦特在做出接受的表情之前脸上转瞬即逝的一丁点惋惜和走形的微笑。

  相泽继续道:“喔对了,关于那天的事我还有点话想对你说。如果没有你,我们很可能赢不了敌人,谢谢你所做的一切。下次,我们会做得更好,我们中没有人会需要承担起过重的任务。放轻松些,欧鲁麦特。”

  快走到门口时,欧鲁麦特喊住了他,他说:“你真是让我惊讶,相泽君。或许我们今后会挺处得来!给,喝点我的咖啡吧,咖啡因是老师们的必需品!”这么说着,把杯子举到了相泽的嘴边。

  相泽思考着拒绝。但是,这只是一杯咖啡而已。而且他确实是个老师。

  他喝了一小口。欧鲁麦特一下脸红了,咳了口血,差点把咖啡掉在了地上。

  “祝你今天的教学美好又充实!”欧鲁麦特说,两只手紧紧地握住了杯子。

  麻烦,并且兴许没有什么意义。相泽想滴点眼药水,或者把整瓶眼药水都滴在眼睛里,使自己从亲自踏入的这片乱局里清醒过来。他说:“你也是。”


end


续篇

评论 ( 8 )
热度 ( 310 )